澳门百家乐

眉山六男子钓鱼钓成鱼塘之主 经营半年亏十万

“我们想改变世界,却连一个鱼塘的规矩都没改变。”拿回鱼塘最后带来的1.5万收入,杨鑫心里极不是滋味。

15321892402425233371.jpg

一年半前,他和钓友六人因为不满农家乐老板钓鱼“捆绑消费”15元一位的茶水费,干脆租下带鱼塘的农家乐,决定当做“大家休闲的钓鱼场所”,顺带经营。


既是爱好,又是生意,每人每年租金不过两千多元,投入也小。不过,现实最终是骨感的——因为六人均无法全职照看,想法亦不断改变,筹备两月、经营半年,六名“股东”累计投入约12万,入不敷出无力经营后,有人提出“算了”,大家默默点头。


戏剧性的一幕是,最终鱼塘以1.5万元“回租”给了上任老板,而对方在收回鱼塘后立刻恢复原规定:钓鱼按斤算,恢复茶位费。


“吃喝玩乐都会,说到经营鱼塘没人会。”杨鑫等“股东”都承认,失败是必然的。只是,把爱好当生意,生意垮了,连爱好都意兴阑珊了。


爱好当生意 他们同创业,到头一场空


起因


看不惯收茶位费 干脆自己当老板


7月下旬,杨攀和朋友们踏上了外出的旅途。到了眉山,他们几乎每一个夏天,都会带上家人,外出旅游。只是这一次,杨攀和朋友们的车上,没了以前必备的鱼竿。


驱车路过眉山城边一个农家乐时,杨攀对着窗外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。这个占地20来亩的农家乐,因为农家乐里有个鱼塘,一度成为杨攀和朋友们常去之地。


沙凼里鱼的品种不少,杨攀钓技不好,运气好时,能钓上一两斤杂鱼,运气不好,一下午也就钓个三五条小鱼,但丝毫不影响他和朋友们的热情。


好景不长,农家乐老板很快就对垂钓者收费,一开始50元/人/天,因鱼塘内鱼少,抗议者众,老板改变了收费策略:钓上的鱼15元/斤,另需支付一人一茶15元的茶水费。


钓鱼还要出茶钱?杨攀以每周去一次核算,一个月茶钱需60元,一年茶钱就要花720元。这还不包括因钓鱼产生的饵料、渔具、交通等费用。


杨攀回忆,自己和朋友们找老板协商过茶钱事宜未果,有两次还闹得不欢而散。眉山水域面积宽广,钓鱼地方也很多,为何非要选择这里?在杨攀看来,主要是交通和水质。此地处于眉山城郊,从城中心出发,半小时左右能到;二是该鱼塘位于岷江支流的一条小河旁,水质不错,一下大雨,河水偶尔会从鱼塘缺口往里涌,一些野生鱼也会涌入其间。


杨攀回忆,在又一次抗议无果后,去年年初,在无意间得知老板有对外出租的意向后,几人开始谋划将这个地方租下来,“想怎样钓就怎样钓”。很快,杨攀等人和农家乐老板以1.5万/年的价格谈好租金。


“1.5万/年,6个人的话,每人一年只需出两千多元,野生鱼城里卖至少30元一斤,卖鱼都能回本。”当天晚上,杨攀等6人开始了第一次聚会,商量细节。“钓起江鱼江水煮,再买点住宿用品,晚上满天星辉,支起一根鱼竿,就可以纵情放歌了。”杨攀说,“一年出两千多元就可以自己当老板。”


烧钱


这也要修那也要改 不得不严控投入


杨攀和另外5名“股东”要么是同学关系,要么是同学的朋友。有做药品生意的,有朝九晚五的上班族,有经营土特产的店主,都比较喜欢钓鱼。而杨攀,是一家装修公司老总。


一开始,几人只想将此作为钓鱼休闲、家人玩乐的场所。“股东”之一的刘波说,大家还定下了规定,“杨攀负责总财务,谁有时间谁去守,一人一周守一天,收了钱当天交给杨攀。”


刘波说,事情并不像想象那般简单,很快农家乐老板找了来:要把房屋里的泡菜、豆瓣酱、清油、以及鱼塘里的鱼等折算卖给他们,不然的话,就不租了。一番商议,杨攀、刘波六人又追加了六千元,将屋内的豆瓣酱等悉数买下。


重庆人赵启伟在眉山城区经营一家土特产、副食店,也是六个“股东”之一。他说,买下豆瓣泡菜和清油后,加上自己也在经营副食店,自己提议加上餐饮和住宿。杨攀和刘波已忘了是谁最先提出这个想法,但他们表示,任何决定都是大家一起同意的。


“请厨师,买厨房设备、锅碗瓢盆和被单被套,再改善一下用水、用电,平整一下停车场地。”杨攀说。


“支付租金1.5万元,厨房设备2万元,修水塔1万元,平整场地0.8万元……”两个多月的修整期,每个人的平均出资从两千多元变成四千多,又变成八千多,到人均1.2万元时,杨攀召集大家开了一个会:要严控投入。


经过商议,每人再交三千元作为餐饮原料采购资金和厨师工资后,人均投入已达1.5万元,总计近10万元。投入暂时中止,农家乐边对外营业边修整。


对外营业时,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把茶钱这条予以废除,对钓鱼人收费,要么50元一天,钓的鱼全拿走;要么钓上来的鱼15元一斤。杨攀说,这两个多月来,原来爱钓鱼的几个股东聚在一起,要么说追加投入,要么商量下步措施,没有认真钓过一次鱼,之前想的“钓起江鱼江水煮,再买点住宿用品,晚上满天星辉,支起一根鱼竿纵情放歌”,一次也没有实现过。


散场


都有想法都没精力 开业半年入不敷出


杨攀记得,正式签下协议是2017年2月。由于无人全职照顾,修整也是谁有时间谁去守,而几个人都没时间的时候,农家乐就关门大吉。故等农家乐正式对外开放时,已是4月。


开业的第一个周末,杨攀、刘波、赵启伟等人把全家带上,下塘捉鱼,一家大小其乐融融。很快,雨季来临,晚上无人看守,鱼塘多处围堰垮了,雨水漫出,来往路人纷纷下网抓鱼。几人经过商议,决定聘请专人管理。杨攀的父亲和刘波的表哥专门从外地赶来,两人每个月有四千元的工资。


“一个厨师,两个专人看守维护,光工资就超过一万。”每个月上万元的成本支出,要如何才能用业务弥补?


刘波说,有人提议进城卖鱼,有人提议找老年大学对接,有人提议联手商家搞活动……杨攀回忆,每一次大家讨论,气氛都是热烈的,大家也会提出许多建设性的意见,但说到执行,大家的理由都出来了:手上事情多,没有太多精力能放在这上面。


在看管农家乐的两个多月里,杨攀的父亲和刘波表哥理念不合,一个坚持凡事自己动手;一个坚持花钱购买服务。一气之下,杨攀父亲回了老家;刘波的表哥四处在外拓展市场,但需要的资金越来越多。


2017年国庆节前,杨攀等人统计,6人总共投入了12万元,每个月收入不够开支,账面上仅有不到一万元,也就够一个多月的人工工资,而之前规划的烧烤区、戏水区这些没建成,堡坎由于人工修筑,又不断垮塌……处处都需要花钱。


“要不,就算了,转租出去?”杨攀说,不知道谁提议了一句,大家都没有说话,默默点了头。去年10月的一个周末,杨攀等6人把朋友们叫来了农家乐,肆意吃喝两天后,在网上发布了对外转租的消息。


之前的农家乐老板很快找来。一番拉锯战之后,六人以1.5万元的价格把农家乐“回租”给了他。“当初我们租的时候,他说鱼塘里还有五百斤鱼,给我们算了五千元。”刘波说,“我们转租给他的时候,也说按照五百斤来算,他就让我们把鱼逮起来称重。咋个可能嘛,现在想想,我们还是太没有经验了。”


更让杨攀没有想到的是,原来的老板刚接手,鱼塘立即就恢复了以前的规矩:钓上的鱼15元/斤,另需支付15元/人/茶。自此,一切回到原点。“我们想改变世界,却连一个鱼塘的规矩都没改变。”杨攀感慨。


总结生意经


你若想创业,可能会有用


把爱好做成生意,用自己的爱好赚钱,可能是很多人的梦想,但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可能只是负担。在这场钓鱼钓成“塘主”的生意中,连杨攀自己都认为“失败是必然的”。事实上,1.5万元的租金,杨攀说,直到今年6月才全部拿回来。这场把爱好当生意的失败,给我们带来哪些生意经?


自我剖析


管理/


许多开支没有票据


对于投入的钱,杨攀、刘波和赵启伟三人都表示,许多开支没有票据,以前记有账,但去年年底大家把账目理清后,账本也不知道放哪儿去了。不过三人均表示,确实累计投入了13万元左右,只拿了近2万元回来,相当于免费为这个鱼塘投入了10万元。


杨攀说,幸运的是,大家并未有因为亏本而产生隔阂,几个朋友还时时在一起聚会,也偶尔还会用这事互相调侃。


心态/


“我就是入个股,他们负责”


7月30日,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,杨攀和刘波、赵启伟几家人正在贵州旅游。“钱一定要花得让人开心,像以前那样,钱花了,人不开心,不划算。”不过,杨攀也坦言,事后大家也讨论过,这样的冲动之举,失败是不可避免的。大家心里都清楚,6个股东没有一个人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农家乐里,都想的是我就是入个股,他们负责,“吃喝玩乐都会,说到经营鱼塘和农家乐,没人会。”


7月30日中午,成都商报记者驱车来到该农家乐,说是农家乐,其实就是几个鱼塘加一排用砖砌的房屋,钓鱼者一个没有,一名自称姓江的五十余岁的男子正在喂鱼。其自称是此处老板,针对杨攀等人所言,老板表示,是有几个小伙子来租过农家乐,但他们“懂又不懂,做不起走,还把农家乐里的一些地方弄坏了”。


专家声音


“干货”/


需要规划、技术、经验


眉山职业技术学院教师杨光辉认为,杨攀等人的做法,代表着一种误区。对于现在很多没有进入社会或者跨区域行业者而言,如果只是停留在“喜欢”本身,那你也只能做到自己玩着开心一下,绝对不可能将其发展成生意。杨光辉表示,别轻率把爱好当事业。要把爱好当事业,除了资金准备之外,还要有其他准备,需要系统规划、技术和经验,即便如此,这也是充满风险的一条道路。


“目的性”/


瞄准一个目标,持续地付出


在杨光辉看来,判断自己是否要把爱好当成事业,有一个简单的判断标准:为了你喜欢的事情,你付出过什么努力?真正的付出,不是无止境地砸钱,而是瞄准一个目标,不断优化,持续地付出时间和精力,持之以恒,哪怕失败也从不轻言放弃。


上一篇黄山永丰:忘忧谷里花意浓 萱草滴翠农家乐
下一篇老字号“正青春”